讲评称或欠公平,抢手国际班的冷思谋

  实际上,“出国班”引入的国外教学理念、课程设置、教材教法,或多或少都带有所属国家的教育印记。从本质上说,这种教育不是完整的国际教育。而教育国际化的最终目的是培养具有国际意识、国际交往能力、国际竞争能力的人才。这种人才既要放眼于世界,又要立足于本土。

我们看到,几乎是从公立学校国际部的诞生之初,就始终伴随着质疑声声,其中,尤以收费过高并缺乏监管、质量难以保证,以及是否占用公用资源最为突出和强烈。

  高中学校举办“出国班”是否会带来教育公平问题,关键取决于学校对“出国班”的定位和实际操作行为。如果一所高中置大部分学生于不顾,将学校最好的教学资源投入“出国班”,这样的定位和操作引起人们的质疑也就不足为怪了。但现实中,绝大部分学校并非如此。当然,对于高中“出国班”的大量出现,我们很有必要保持一份客观冷静。与其过多地质疑它的合法性,不如更多关注它的规范运行问题。

记者了解到,八十中在举办国际课程的过程中,探索了中外教师共同组建备课组的方式,有分学科组成的老中青、中外老师以及双语老师组成的分学科备课小组,每周都要进行一次专门的备课组会,整合内容、资源互补、互相借鉴,小组的示范作用带动了整个学校的教学改革。

  【主打观点】与其过多质疑不如规范运行

生建学也强调,目前,一些学校引进部分国外课程,进行“预科教育”,是打“擦边球”。这类课程通常是按地方课程改革实验批准办学的,收费没有法律依据。下一步教育部将对这类情况进行重点整合,对符合条件能够转为中外合作办学的学校,通过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备案后依法合作办学,对不依法不合规的要坚决予以取缔。

  据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创始人之一徐小平(微博)介绍,截至2011年,我国每年约有超过6万名高中生进入各地不同类型的高中“出国班”就读。

现状:

  一是要加强和完善审批制度。从各地情况看,有的地方由于没有明确的举办标准和资质要求,审批环节把关不严,导致高中学校“出国班”在短时间内快速增加。有的学校虽然没有履行相关的审批手续,但“出国班”照样办得热火朝天,监管工作明显滞后。事实上,与其等到出了问题一禁了之,不如把相关的管理工作做到前面。

对于这部分学生来说,高中三年的确非常辛苦,既要保持至少前50%的GPA(平均成绩点数),还得业余时间学托福[微博]、做社会活动,时间不够用以至于不得不舍掉不少的兴趣爱好。让这些学生在出国前有针对性地学习国外课程、了解国外学校需求并做有针对性的应考准备和申请辅导,就成为家长[微博]和考生的现实需求,以及公立高中国际部、国际班应运而生的理由。

  对于高中学校“出国班”的规范管理,学校自身也担负着重要责任。要准确把握学校“出国班”定位,处理好“国内班”与“出国班”的关系,合理调配学校的教学资源,切实避免因为“出国班”规模的不断扩大而给学校的常规教学带来冲击。

按照教育部的部署,对公办中学办国际部,将进行清理和规范。我们期盼着,未来的公办中学国际部能更加规范、严谨,为高中的多样化办学、提升国际交流水平与教学质量作出贡献。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目前,公众接触较多的,主要是后三类,而其中尤以第三类争议最大、问题最多,也亟待规范。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就强调,问题比较大的是公办学校举办的计划外“国际班”,近年来一直面临公办学校办学资源流失(优秀师资到“国际班”教学)、学历教育机构举办非学历教育、多头监管以及财务不透明(国际班的学费收入有多少进入学校的账号,用于发展普通中学教育)等质疑。客观上说,政府部门的监管,主要应着力解决这类“国际化”的问题,明确普通中学能否举办计划外的国际班,并建立监管体系。

  三是要逐步完善收费政策。随着今后高中招生中“三限生”(限钱数、限分数、限人数)比例的逐步降低,未来高中学校的收费将会日趋规范,高中学校“出国班”的收费政策需要逐步明晰,办学成本的核定和收费标准的确定应当有一个明确依据。

学生向往出国留学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创始人之一徐小平:“国际高中班”的副作用是可能加速教育的两极分化。

取缔身份暧昧的“擦边球”模式

  值得警惕的是,当前一些学校对教育国际化的理解过于偏狭,以为办了“出国班”就是教育国际化。更有一些学校,在没有清醒分析自身实际情况的前提下,盲目追求“国际化”的标签,纷纷上马“出国班”。

办学质量良莠不齐

  近日,北京、上海、武汉等城市的公办高中纷纷举办“出国班”引发公众热议。有人认为这是教育面向世界,高中多样化办学的有益尝试。也有人表达了对于一些“出国班”高收费、“洋”应试、欠公平现象的忧思。

国际化教育不等于留学预科

  简言之,“出国班”并不是高中教育国际化的唯一选择。要在教育国际化上迈出坚实一步,高中校还需要在许多其他方面下工夫。如“出国班”课程应使学生在获得西方文化所带来的思维模式的同时,汲取中国文化精髓。

北师大[微博]二附中国际部的相关负责人也强调,“我们提出要办国际一流的学校。国际一流不是自己喊的,你得明白人家的课程怎么回事,真正弄清楚我们的课程优势在哪,人家的优势在哪。把国际的课程引进来,把国际老师引进来,国际学生引进来,各方都有交流,在交流过程中才有可能真正反观自身,查找不足。”

  “洋”应试

针对日益浓厚的高中引入“国际课程”热,上海市教委巡视员尹后庆在日前举办的第七届中国长三角校长高峰论坛上的观点值得肯定,他强调,教育国际化是教育发展的大趋势,但教育国际化绝非留学预科化。公办示范性高中开设的“国际课程班”,不应成为留学“预科班”。对公办学校而言,应该着重考虑的不是招到多少个学生,收多少学费,而是应该思考通过国际班如何真正提升教育的国际化,从而对课程改革产生“鲇鱼效应”。

  21世纪经济报道:公办高中开展市场化收费的国际教育,正如公立三甲医院搞特需医疗一样,对其是否合适以及如何规范存在争议。

尽管不久前,教育部国际合作与交流司副司长生建学在教育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对于各种形式的高中“国际部”和“国际班”将进行规范,对于符合条件的、能够转入正常“合作办学”的要规范办学;不符合规定的,将进行清理。关于普通高中涉外办学的相关文件正在起草,将规范其招生、收费、证书颁发等具体内容。但近一段时间来,有关对各类国际班、国际部乱象的报道依然频频见诸报端。

  欠公平

学校希望引进国外优质资源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