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英里去读书,新生报到

图片 1

图片 2昨天高新区警方进大学校园,为农村学子办理城市户口

户籍制度改革让余林全家都很开心

本报讯(记者
冯超)18岁的陈琦穿着一件红色的T恤衫,戴着黑框眼镜。昨天下午,一走进建筑工程职业学院的大门,他就在学长的帮助下,直奔高新区公安分局设立的户籍制度改革办理点。他要在入学第一天,把自己的农村户口给换成城市户口。

图片 3

10分钟变成城里人

户籍制度改革让余林(前排穿间条衫者)和同学们就近求学不再是梦想

陈琦是大一新生。他家住云阳县龙角镇高永村。昨天是报到第一天,从家里赶到学校放下行李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请学长带他去找公安局在学校安排的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农转城户口办理点。

  7月2日,主城区气温高达38℃,也是30年来,重庆主城区最热的七月之初。早上7点刚过,江北区大石坝九村菜市场就已经人来人往,买菜的、上班的往外走,而一群挂着回家钥匙、系着红领巾的学生却走向了菜市深处。这一天,是江北区滨江小学举行散学典礼的日子。

陈琦在家里时,就向学校打听过,知道开学时,当地警方会到学校办理农转城户口。陈琦以为会花很长时间,因为自己是云阳农村户口,隔着高新区很远。

  “第一次吃妈妈做的早饭,所以我迟到了”

陈琦被学长带到办理点时,这里已经有很多学生在办理农转城户口了。不少学生还是由家长带着来办理的。高新区户籍科的民警给了陈琦两张表格,要陈琦就在现场填。“填好后把表格给我们,10分钟就可以取到户口了。”户籍科一位女警官微笑着对陈琦说。

  与其他学校门口私家车打堆的情况相反,在滨江小学的校门口,迎接学生的除了保安、校警,就只有各班的班主任。曾夏玉就是其中之一,她是二年级二班的班主任。这位有着十几年教龄的女老师,在夏天总备着好几张手绢或者毛巾,“孩子们至少都要走二十几分钟的路才能到学校,给他们擦擦汗。”

“那我先回寝室收拾下东西行不行?”没想到这么快的陈琦问。

  8点过了,曾夏玉发现学生余林还没到。这孩子从来没迟到过,曾夏玉下意识地看了下手表,用手帕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就在曾夏玉准备给家长打电话时,学生蒋晓钰举手说:“老师,我看到余林了,他在跑。他跑得像风一样,飞快。”

“当然可以,你算好时间来拿就行了。”女警官回答。

  “报告”,一个穿着红黑间条T恤的男孩出现在教室门口。

十多分钟后,满头大汗的陈琦跑到办理点。这时,办理点前已经排上了长队。几十名学生都在这里准备办城市户口。陈琦是领户口的,不用排队。开学第一天,花了10分钟,就拿上了城市户口,陈琦乐呵呵的。

  “老师,今天妈妈给我做了早饭,第一次吃妈妈做的早饭,所以我迟到了。”孩子把迟到原因解释了一遍,额头、鼻尖的汗珠不停往下掉。

陈琦现在办理的是城市集体户口,自己有一份,学校还保留了一份。“等陈琦找到工作,或者买了房子,就可以从学校把集体户口迁出去落户了。”高新区户籍科一位民警说。

  8岁多的余林坐第一排,曾夏玉把帕子递给了他,让他擦擦汗回到座位上。“这孩子性格内向,非常独立。”曾夏玉就没给他擦汗。

转户口开过家庭会议

  父母出去卖早餐,余林就得跟着起床

陈琦领到自己的城市户口后,还同时拿到了一本小册子《重庆市户籍制度改革100问》。里面对于户口农转城后的好处以及各种问题的应对方式都有详细的解释。

  在曾夏玉看来,余林的独立也是逼出来的。

“这本到是不用了,我都知道了。”陈琦说,自己把农村户口转成城市户口,是通过开家庭会议决定的,当时就已经问了很多人,包括村里的民警和学校的老师。就连大学里的老师,他们也打电话问过。所以对办理农转城很清楚。

  2008年,爸爸余正军把余林从丰都老家接到重庆。

“我爸爸和妈妈现在广州打工,他们听说重庆进行户籍制度改革后,专门赶回家来商量这事情。”陈琦说,问了很多人后决定进校第一天就办,因为这样最方便。果然十几分钟就搞定了。

  由于父母住在南岸四公里,但附近没有不收赞助费的学校。于是,余林从此开始了从四公里到江北大石坝九村,长达16公里的漫漫上学路。

“现在爸爸妈妈又赶到广州去打工了。所以今天我是自己一个人来办理的。”陈琦说自己还要马上打电话通知爸爸事情已经办好了。

  “早上五点多起床,先坐319到红旗河沟下,再转115到大石坝,走小路20分钟到学校,跑的话只要10分钟。如果走大路要30分钟。”在余林的计算中,这样的安排能保证他每天7:30左右到学校。余林这学期数学考了98分,扣分的两道题都不是计算错误。

“真没想到这么快。”陈琦说。

  “他有时三四点就起来了。”父亲余正军说,他们夫妻俩卖早餐出去很早,又怕在家的余林睡过头,所以在他出发摆摊时,余林也得起床。

半天时间,高新区公安分局就为该学校60多个学生办理农转城户口,当天所有学生都领取了自己的城市户口。

  不忍心又如何,其他学校赞助费都是上万

昨日,民警正在为入校新生办理户籍手续。本报记者 甘侠义 摄

  父母忍心孩子这么辛苦?

更多信息请访问:高考频道 高考论坛 高考博客圈订阅高考免费短信服务

  “不忍心又如何,其他学校赞助费都是上万。”妈妈高小娟说,“我们想把余林弄到南坪读书,但是没城市户口,光赞助费我们都缴不起。”

  高小娟28岁不到,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很多。“我们两口子一个月收入不到三千。”在高小娟眼中,动辄上万的赞助费简直不可想象。

  妈妈的愿望:

  有了城市户口就不用缴赞助费了

  余林就读的江北区滨江小学,有550名学生,基本全是进城农民工子女。

  家在附近的学生都是走路到学校,租住在金果园的陈龙陈凤每天也要走近一个小时上学。谈起为何会送孩子到这所学校,陈爸爸想都没想:“这里不收赞助费,没有学杂费,每天还有免费的牛奶。”这样的条件,在陈爸爸看来,老家潼南县塘坝镇是无法做到的。

  高小娟说,余林的弟弟余庆也快读小学了,他们打算到时候把小儿子也送到这里读书。“余林中午在学校吃饭,一个月120块钱,还有肉吃。余庆读的幼儿园一个月伙食费要220块钱,问他吃什么,还总说是稀饭。”

  余林的眼睛很大,高小娟说,余庆的眼睛比哥哥的还大,她都担心是营养不良造成的。

  为了照顾两个小孩,高小娟不再和老公一起卖早点,从四公里搬到了大石坝,在一家超市找到了卖菜的工作。

  高小娟希望能有城市户口,“不缴赞助费都能就近读书,娃儿上学也不用这么造孽。”

  本报记者 罗薛梅

  看看曾经是农民的杨明奎一家,变成城市人后过得怎样——

  “一个月有580元养老金,好过大热天下地干活”

  在我市,统筹城乡户籍改革实际在2007年就已试点。比如江北区鱼嘴镇双溪村的农民,就转变为了江北区鱼嘴镇的居民。

  400户申请换户籍97户如愿

  2007年6月15日,副市长童小平向媒体公布,重庆市建设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工作正式启动。8.2万平方公里的巴渝大地,成为了中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的最大一块试验田。

  “有附着物的林地一亩补偿8500元;而种有农作物的耕地,一亩的青苗费是1320元;砖混结构的宅基地,每平方米240元。”江北区鱼嘴镇双溪光大联合党委副书记张学介绍了居民们改换户籍的情况,赔付是按江北区201号文件规定执行的。

  凡是参加试点的农户,在转为城市户口后,“只要他们愿意,像华新、新村这样的江北区一流小学,其子女读书,一分择校费都不收。”张学说,双溪村574户农民,有400余户报名参加试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