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升初家长报料没上占坑班,联手双赢招生

  目前,正值小升初录取“尘埃落定”的阶段。

  除了所讲的王先生纠结于小升初“占坑班”外,今年这个假期刚到来时,家长柳旭清的手机也没有消停过。

  “明明中学就在自己的家门口,但孩子却被派位派到离家6公里外的另一所中学;明明是为了解决职工后代的子弟校,想入学却必须变相交纳择校费。这一切我感觉就是“占坑班”捣的鬼!”日前,一位王姓读者向本报报料,反映海淀区的一所知名附属中学变相开办“占坑班”,记者随即展开调查。

  “女儿开学就要上六年级了,手机里接到的短信都是抢孩子参加‘占坑班’培训班的。”家长柳旭清说。

  家长报料

  提起“占坑班”,相信很多经历过孩子小升初的家长都明白这个词的含义。所谓“占坑班”的作用其实就是帮助名校选拔那些在几千名学生中能够脱颖而出进入前几十名的“牛孩”。

  没上“占坑班”  附中不收孩子

  尽管市教委在2010年小升初政策出台时,提出严厉整治“占坑班”,名校挂钩“占坑班”将面临取消示范校资格,小升初“占坑班”也短暂迎来冬眠期。

  向本报报料的读者王先生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区的某大学院内,因其父亲早年间曾经是该大学的一名中层干部,所以他们全家的户口也都在该大学院内。

  但2011年小升初政策什么样,家长心里还是没底,“占坑班”在政策空当期,又改头换面冒了出来,有的换名换了地方,有的“借壳”校外机构。

  2010年7月20日,王先生与记者坐到了一起,激动地讲述了发生在他儿子身上的一件怪事:“我儿子因为是大学教职工的子弟,所以从小就在大学的附属小学上学,今年毕业。6月3号那天,小学通知让家长去取报名上中学的手续,我就去了。拿完后和其他家长一起到附中给孩子办理入学手续。结果到附中后,其他家长的入学手续学校全收了,只有我儿子的手续学校不收,说招生名单里没有我儿子。”

  改头换面

  据王先生介绍说,学校给出他儿子不能入学的理由是,王先生本人不在该大学里工作,所以他的子女不能算是大学的二代子弟,因此不能受到“子弟中学招收子弟”政策的照顾。

  “借壳”校外机构揽“牛孩”

  “学校说得仿佛挺有道理,但是我发现在我儿子的同学里,也有家长不在这所大学里工作的,但是也上了附中的招生名单。于是,我就不能不怀疑这里面有鬼了,而这鬼可能就是附中开办的占坑班。”王先生激动地说。

  一位重点中学的老师直言不讳地说:“自打教委规定学校不得开办辅导班时,就开始有了‘占坑班’。”

  疑云丛生

  “现在有很多校外教育机构和学校一起联手办班,目的还是对小学生的成绩进行摸底,但是费用交到了校外办学机构那里,名称也换了,所以教委就监管不到了。”这位曾经多次参加“占坑班”的老师如是说。

  神秘“占坑班”  暗地存在

  记者还了解到,自从有校外教育机构参与进来后,“占坑班”就有了近似于合法的外衣。

  王先生所说的“占坑班”事实上是一个开办在该大学院内的辅导班。王先生说,他起初并不知道这个班的存在。“我是今年4月份才知道有这个班的,家长们都说是‘占坑班’,讲课的都是附中的老师,讲的内容基本上就是初中一年级的内容。”

  当有教育行政机构来检查时,校外的教育机构就会说只是一个小学生的课外辅导班,但是实际上所有给孩子报名的家长都知道这个教育机构背后站得是谁,毕竟站在讲台上讲课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重点中学的老师。

  据王先生介绍,想进入该附中的小学毕业生都得参加这个班,以便让附中了解孩子的成绩,最后在录取时能把孩子的名字放进名单里。

  “占坑班”更名换地择商机

  “换句话说,这个‘占坑班’就是进入附中的一个入门证,如果不上附中根本就不知道孩子的名字,更不用说被录取了。”王先生激动地说。

  “好几个名校对应的‘占坑班’都改名字了,还换了地方,隐藏到了写字楼里面。”柳旭清在为孩子物色坑班时,发现了这个新情况,但一打听也证实确实是某名校的“占坑班”,“换汤不换药,师资力量还是那拨人。”

  以往学校和家长之间都有一个短信息的平台,不管学校有什么事情都会通过信息直接发送给家长,但是这个“占坑班”的事情他却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多次向小升初“过来人”打探过后,柳旭清也决定把孩子送过去,因为周围人的孩子的确是通过坑班去了名校,她说,事实证明,“占坑班”能上名校这个一点都不假。

  得知有“占坑班”消息的王先生马上拿着1800元的学费找到了“占坑班”,接待他的恰恰是当年他在附中上学时的班主任老师。

  记者也发现,不少“占坑班”对自己的身份并不承认,比如北大附中网校是联想集团和北大附中合办的一所培训机构,是家长们公认的北大附中“占坑班”,但培训的老师否认了网校和北大附中的直接隶属关系,但又一针见血地说,要想上北大附中,就得来北大附网校。  

  根据班主任老师的介绍,“占坑班”是2009年秋季就已经开班了,每周周末上课,学习的是奥数,现在恐怕他的孩子跟不上了,所以就劝他不要给孩子报名了。

  考虑到从去年年底开始,北京市教育部门打击“占坑班”,首师大附中的坑班也从校园里搬了出来,只是办学地点变了,法人、财务都没变。

  恰在此时,北京市教委主任刘利民通过媒体发表讲话,称要杜绝“占坑班”的现象,所有小升初一律都按照免试就近入学的政策严格执行。这一消息等于是给王先生吃了一颗定心丸,使他打消了给孩子报班的念头。

  记者算账

  但是直到王先生的儿子没有被附中录取,他才感觉到可能就是因为孩子没有上那个神秘的“占坑班”,所以才导致了这一结果的发生。

  一个“占坑班”能赚多少钱?算算这些“占坑班”一共有多少项开销就一清二楚了。

  实地调查

  一位“占坑班”开办者向记者透露,以普通便宜的“占坑班”为例,他们一学期的收费是1800元,共有学生340人。总共的收入超过61万元。

  小楼内有所辅导班

  而自从教委开始严肃查处公办学校开办辅导班以来,场地租金就成了“占坑班”的首要支出。由于“占坑班”多在周六或是周日上课,所以他们并不需要长期租赁教室,这种租金一般都会比较便宜,往往都在一万到两万元之间。

  在该大学附小和附中的教学楼中间,有一栋不高的独栋小楼,这里就是所谓的“占坑班”的所在地。

  第二项支出也就是“占坑班”最大的一笔支出了,这笔支出就是需要支付给讲课老师的讲课费。

  根据该建筑的管理人员介绍,该楼主要是为了满足大学校内一些学习班、讲座或是一些活动场地需要而设置的,建筑物被隔出很多的教室。谁想用教室,就向管理人员交钱。

  对于一名普通的讲课老师,“占坑班”每讲一堂两小时的大课给100到150元的讲课费。一个“占坑班”一般需要6到8名老师来讲课,这项费用的支出也就在几万元左右。

  关于那个所谓的“占坑班”,管理人员告诉记者,那个“占坑班”年年都办,一般都是在每年秋季各学校开学后就开始办了。来讲课的都是附中的老师,每次开班都是几百个孩子,大多数都是附小的孩子,也有周边几个小学的孩子。

  照此计算,普通的“占坑班”一学期也能有50万元左右的利润。

  “讲课的、管理的、维持秩序的,都是附中的老师,您说这个班是谁办的呢?”管理人员如是说。

  而记者了解到,还有的坑班16课时就要收3000元,被家长们称为“金坑”,利润也就更大。

  “占坑班”是指由一些重点中学开办、或者是由一些校外的辅导机构与中学联合开办,面向即将小升初的小学生开办的一种课外辅导班。

  利益双赢

  这些“占坑班”一般都是由重点中学的老师讲课,所讲的内容大多数都是初中一年级的内容。

  “我们和学校

  记者手记

  是双赢合作”

  占坑班难道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一位开办“占坑班”的校外教育机构负责人,该教育机构在工商局是以教育培训公司的名义注册的,注册的经营项目为中、小学生课外辅导培训。

  也潜伏?

  该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与北京的多所重点中学有着良好的合作,专门负责为这些中学开办“占坑班”。有的中学干脆提供教室,并且由中学老师直接来授课。所收到的讲课费用由培训公司与学校平分。

  一方面口口声声说自己没有开办过任何形式的“占坑班”,并且极力否认自己的学校与“占坑班”有任何联系。

  “别看现在教委规定了不许学校开办占坑班,但是毕竟教委是管理不了我们这些社会力量办学的教育机构开办辅导班的。这对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教育市场,对于中学来说更是一个筛选生源和创收的机会,所以我们和那些合作的中学已经处于一种双赢的合作状态了。”该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另一方面,“占坑班”就开办在与自己几百米之遥。讲台上讲课的老师都是自己麾下的人马,甚至维持秩序的都是自己学校的保卫干部。

  为了给学校摸清生源的学习成绩,他们在开办“占坑班”的时候甚至要先进行考试,然后按照学习成绩给孩子们分班,以备将来重点中学按成绩招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