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家委会被指有名无实,建好家委会还需几道坎

  对比多校的“家委会管理章程”,其对职责要求主要有六点:促进家校互通信息;为制定教育计划提供建设性、参考性意见;协助学校班级开展课外活动和社会公益活动;分工联系家长,对个别家庭教育失责或失当的家长进行说理和引导;促进教育改革,适当组织听课和参加教育活动;协调教师和有关家长做好个别“难教育类型”学生的思想转化工作。

“家委会介入学校事务与管理,应该得到专业指导。”上海市教科院普教所研究员郁琴芳表示,关于学生午餐、运动设施安全等监督,家长有直观感受。但对于一节课质量如何、课程设置是否合理等教学问题,家长们由于欠缺专业判断,可以由学校组织专家等对家长进行相关培训。

  “选家委会成员从来都是‘拼爹拼妈’,我们这种没钱没势的能表达什么意愿?”在广州的众多家长论坛上,一些“平民”家长给家委会安上“权贵俱乐部”的头衔。在他们看来,一些家委会早已“变味”,“对本校有卓越贡献”成为入会“门槛”。而所谓“卓越贡献”,就是各种捐资捐物以及疏通关系。事实上,很多学校都已意识到这种家委会对孩子发展的不良影响,有校长坦言,有些官员连孩子没有担任班干部,也打电话来干预。

上海市教科院“上海市中小学家校互动机制创新探索”课题组对608所中小学的教师和学生家长调查显示,在对家委会作用的认识方面,“家校携手做好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占了80%,而“家长参与学校管理”仅占一半。

  香港 校董会由各班家长选举产生

家委会责权需制度保障

  另一种则是不设特定职位,共同参与协商,成立已21年的广铁一中家委会正是其代表。考虑到家长间彼此不熟悉,难以让家长科学地选出他们当中的代表,该校在每年新生入学时,各班班主任都会在与家长的接触中物色年级家委会成员人选。以自愿为原则,每班选两名家长,每个年级的家委会一般在20人以上。校级家委会由年级家委会骨干成员组成,约15—17人,由学校分管德育的副校长以及德育处统筹管理,一般三年换届。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副院长熊丙奇(微博)认为,目前中小学、幼儿园中的家委会,大多只是“联谊会”,有的甚至只是摆设和工具,更像学校的附属品。家委会不是由全体家长选举产生,代表家长参与学校管理、维护学生权益,而往往由校方指定家长委员,家委会的功能,主要为学校拓展资源,有时还代表校方来“说服”家长,接受一些并不合理的规定。如果在中小学、幼儿园设立的家委会,还是目前这种性质,那么,其结果可能比不设立还糟糕。

  据了解,上世纪80年代,广州市已制定《中小学德育系统实施方案》,对此进行了专门规定。用德育考核、检查,量化评估中小学家长委员会建设情况。这一做法沿用至今。“近年来,我市开展的家长学校评估、中小学德育绩效评估、依法治校评估等专项督查评估,都有专门的指标体系评价中小学家长委员会。”教育局思政处负责人表示,各校家委会及“家长学校”的监督按属地管理为原则,即区属学校的家委会由区教育部门来监督管理。

家长参与学校管理有待制度保障

  事实上,《意见》出台前,各地已有不少学校成立了家长委员会,有些更建立起“家长学校”。据广州市教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广州已建立起区级家庭教育指导中心、教育部门分管的中小学及幼儿园以及社区街道三类“家长学校”。

很多家长还觉得自己去监督学校有难度,怕给孩子造成不良影响,“老师指派的家委会成员,我们都不认识,如何去反映问题呢?即使对学校的一些不合理规定有意见,也不想当面批评,这应该是家委会做的事”。

  ■他山之石

记者从进才实验中学了解到,进才实验中学从2008年开始,实行家长直选家委会代表。该校盛老师介绍道,“大部分参与竞选的家长有较好的教育背景,甚至还有部分家长曾在国外生活过多年,非常熟悉国外家委会管理。家长们通过主动申报和演讲,自己投票选举。”通过班级、年级、学校的“两推一直选”的方式,让家长们积极参与家委会的活动。

  对于入会敛财一说,受访学校均强调,加入家委会是家长自愿应学校之邀,绝不收取任何“入会费”,也不会对“委员们”的子女更加优待。东山培正小学负责人同时指出,一些由家委会组织的校外活动,学校德育处将和家委会成员一起选活动地址,由家委会制定活动的收费标准,家长学生参与活动完全自愿,老师只负责协助,并会在家委会组织活动时适当在安全管理方面提一些建议。

家住上海合肥路的何女士最近为孩子选择公办还是民办小学摇摆不定。令她犹豫的倒不是哪所小学名气大,而是哪所学校的家校互动更顺畅。何女士认为,小学阶段并不在于掌握多少知识量,最重要的是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以及学校是否能和家长有效沟通。“我关注的是家长的知情权和监督权有多大、家长提的意见学校会否采纳等”。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编后

  家委会会员选举拼关系?

熊丙奇说,家委会能不能独立运行,对于发挥家委会的作用,至关重要。在美国的中小学,家委会有十分大的权力,不但可以参与学校管理,还可罢免校长,甚至可以决定关闭学校。在欧美发达地区,家委会成员由全体家长投票选举产生,家委会独立运行,不受校方支配。家委会成员应由不同环境、身份的家长组成,这样才能代表更多家长的心声,更好地与学校对话。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毕嘉琪 通讯员 戴秀文 梅杰

“学校有家委会吗?我好像从没听说过,也没有活动”。“原以为是匿名调查,没想到表格最后由班主任统一收取,幸好我没写老师‘坏话’,否则吃亏的还是自己的孩子。”家长们谈起参与学校事务时总会发出这样的抱怨。

  ■质疑

华东师范大学(微博)公共管理学院博士生王帅,随机抽取了全市8个区10所小学,对一年级至五年级的家长进行调查。调查显示,对于“学校有没有设立家长委员会”,59.7%家长表示不清楚,表示没有的占8.7%;结果表明,无论学校是否设立家长委员会,这一机构至少在家长群体中并未得到普遍认识和了解。

  尽管家委会已逐渐普及,但社会的质疑声却不断:“权贵俱乐部”、“抵挡非议的盾牌”等说法不绝于耳。家委员情况到底如何?记者近日走访了广州市内多家中小学及幼儿园,调查其家委会的建立情况。受访学校负责人均表示,成立家委会对拉近家校距离、提升教育质量起着重要作用。但“家长们参会热情不高、会议流于形式”等问题,依然是不少家委会难以高效运作的“绊脚石”。

教育界人士认为,家校互动是否顺畅,从根本上讲取决于家委会的定位。据记者了解,上海大部分中小学、幼儿园都已成立家委会,有的已经成立近10年,有的还有专门的选举章程、义务责任等。但在一些学校,家委会地位很尴尬,甚至成为学校和家长间两边不讨好的“双面胶”。

  “各地有条件的公办和民办中小学和幼儿园都应建立家长委员会。”教育部在“两会”期间颁发了《关于建立中小学幼儿园家长委员会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首次在国家层面对学校家长委员会的建立有所要求,一时成为舆论的焦点。

作为家委会成员,林女士也常动员家长对孩子教育、健康问题献计献策,但不少人心存顾虑。“孩子每天生活在学校,为了打消家长的顾虑,我们也会慎重反映问题,避免对孩子造成负面影响。例如家委会与校长协商,在公开某些问题时,不涉及某位老师和学生具体的姓名。”林女士说。

  日本 会员可参与各项教育法制定

在浦东新区的上海实验学校东校,每天早晨,该校校长王玮航和一名家委会成员一起站在校门口,迎接每位学生。王校长说,该校家委会的组成不是校方说了算,选举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直选”制度。

  美国 家委会可罢免校长

一名家长建议,教育部门应该规定中小学理事化管理,就是除了校长、书记等行政官员以外,家委会成员也能成为学校的理事,对一些教学改革有部分决策权。

  在香港,一些家校之间的合作亲密无间,校董会由各班家长选举产生。所有家长、在校教师都是家长教师会的会员,会员们会选举家长教师会的常务委员会,其中家长委员占这个委员会的半数以上。如果家长对学校有意见,可以通过向这个委员会反映,委员会会与学校进行沟通,维护家长的权利。

家长普遍不认同家委会

  除了范围之广数量之多抓人眼球,记者更发现,大部分家委会都有着一套详细的管理章程,其规模和管理构架也不尽相同。一种是家委会内部有职位分工,如东山培正小学,其家长委员会分班级、年级和学校三级,班级家委会是由家长自愿参选,由班级家委会原有成员和班主任老师共同投票选举产生;学校家委会成员一般是每班选一名家长,学校家委会设一位主席,一般由6年级的年级家委会组长担任。

记者就是否了解家委会也随机采访了一些家长,他们的反映是“听说过,但不知道都有哪些人,也从没和我们联系过。”张女士是沪上中心城区一小学二年级学生家长,她说,自己平时与老师沟通最多的就是孩子的学习问题,其他关于学校管理、家长参与相关活动等从未谈过。

分享到:

上海中小学家委会有名无实家长(微博)建议石沉大海

  东山培正小学新一届家委会名单、市第三中学家委会工作制度、市聋人学校家委会会议发言稿……在网上搜索关键词“广州学校家长委员会”,相关的信息多达850多万条,各类公办和民办幼儿园、中小学及特殊教学学校都有所涉及。据广州市教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广州已建立起区级家庭教育指导中心、教育部门分管的中小学及幼儿园以及社区街道三类“家长学校”。市内各中小学及幼儿园普遍成立了家长委员会。

一些家长质疑家委会成员构成,“家委会成员都是老师内定的,要么是高学历家长,还有就是官员家长或是优秀学生家长。”家长李女士告诉记者,像自己喜欢提意见,孩子成绩又不好的,不可能被选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Website